您当前的位置>>首页>>新闻中心
蜡像制作简析蜡像面部造型艺术

蜡像面部造型艺术
    在造型艺术中,人们经常用是否“神形兼备”,来判断作品,那神是什么?形又是?蜡像中的形有什么突出的特征?当一个普通人观赏蜡像,都会用“像”或“不像”这样的字眼来盖棺定论,这个像与不像我想就是包括了“神与形”两部分,但蜡像的“形”比其他造型艺术要求更加严格,更加准确,更接近对象,这样才能体现人物的形似。

    世界上人种的区别可以分成白种人,黄种人,黑种人和介于这之间的人种类别。

    一个中国人刚到欧洲,眼中的白种人从表面上看儿乎都一样,区别不出哪个是威廉,哪个是保罗,经过长时间的观察,似乎就能区分哪个是日耳曼人,哪个是爱尔兰人,尽管他们都有共同的特征,但人的精密大脑还是能辨别出每个人的特征。在欧洲大陆,从西到东,人的眉弓和鼻骨由高到低,由凸到平,如同青藏高原到云贵高原再到华北平原。这样的阶梯形式至最东边的高丽人为止,已成为典型的亚洲平脸型。这种太平洋海风吹得平平的脸,使人的特征越来越微妙,结构越来越不分明,三维的造型也越来越混沌,而中国人的大部分正是出于这种情况之中,这也就增加了塑造中国人蜡像的难度。在图骚夫人蜡像馆,在格雷万蜡像馆,尼克松图书馆,我们看到毛泽东和邓小平的蜡像似乎都带有古希腊的血统。这些受西方正规造型学熏陶多年,有着深厚造型本领的艺术家,在塑造中国人时,都不自觉地带有自己民族的形象特征。这说明黄种人在造型上的难度与深度,我时常在想,为什么古希腊人鬼斧神工地带给后人的是维纳斯雕刻,除了西方的哲学观,美学观以外,民族的骨骼特征的美也是重要因素之一,也就是说,白种人的美只有通过立体的塑造才能完整地表现它基本特征;而中国人倾注水墨丹青,从外形到内心都表现得很含蓄,内在,只有通过写意,夸张,装饰来表现,以求神似,这样才能表现,以求神似,这样才能表现它的东方魂。

    人的头部结构神秘,每个人的头部外形都不同,但差别微小,用卡钳量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头长和头宽,通常从发际线到下颌底为21厘米,两个颧骨的高点之间为14.5厘米,在这304.5平方厘米的面积中,要塑造前颌骨,眉骨,上下颌骨,塑造眼睛,鼻子,嘴巴,即要有准确的高点,低点又要有准确的长度,宽度,弧度,有些骨骼突出,有些骨骼隐藏在肉中,时隐时现变化含蓄。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以皮肤,骨骼,肌肉,脂肪和互相交错的血管混合在一起的混合物,这些随着人的动作,情绪而发生变化。那么人与人之间头部各部位的尺寸有多大的差距呢?多则有厘米计算,少则用毫米计算,这种变化有时还需靠作者的眼睛来判断。蜡像制作头的起伏是复杂多变的,既有圆又有方,方中有圆,圆中带方,各种复杂的形交织在一起,形成了人的头部。有人形象地说:人的脸有山脉,河流,丘陵和高原,这种地貌如同中国地形一样复杂多变,由无数的弧线,无数的直线,无数的点,相互组成连接的并体现变化的人的形状,使仁和一件形体都无法代替的,这种形体只有上帝的手才能创造它,而我们正是模仿上帝的手法去解剖它,认识他,重要的是艺术家如何将这些复杂的形状组合好,运用造型规律,从大到小,从简单到复杂,从感性到理性认识他,去理解,在泱泱人海中,很少发现前天或昨天曾经见过的脸,为什么世界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人呢,这是乎要从结构成人的细胞和从生物遗传去解释,人的细胞中存在着一种DNA的物资,这种物资依附在染色体上,这种DNA恰恰是生命的遗传基因,它说明了孩子的长相即像父亲又像母亲,为什么种瓜得瓜种豆得豆。这种DNA有其自己的遗传密码,它们分工不同从生长出人类的全部器官,而由于遗传规律所限,在遗传的过程中发生了各类的变化,所以对遗传的后代不是完全的复制,而是一种变法的继承,这就出现了我们今天这样千变万化的模样,如果将人的五官分成若干种类,那么这些鼻子,嘴巴和眼睛相互交合组成,就能派生出千变万化的不同模样的脸。

更多详情请访问:http://www.cyart360.com/NewsList.asp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蜡像制作

猜你喜欢的文章: